一位執行長用綠色植物來過濾新德里的髒空氣,醫生說這種糟糕的空氣品質可能會要了他的命。

帕哈普爾商務中心(Paharpur Business Centre)執行長卡瑪.麥鐸(Kamal Meattle)在自己辦公大樓的溫室中種了四百株植物來淨化室內空氣。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帕哈普爾商務中心(Paharpur Business Centre)執行長卡瑪.麥鐸(Kamal Meattle)在自己辦公大樓的溫室中種了四百株植物來淨化室內空氣。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印度首都新德里是世界上霾害最嚴重的都市,卡瑪.麥鐸(Kamal Meattle)想到了一個獨特的策略來淨化空氣:在一座辦公大樓頂樓的溫室內種植了四百株常見的綠色植物,例如虎尾蘭等。

他還在另外六層樓栽種了八百株盆栽,來綠化每間辦公室和走廊,目的是用來消除從外面跑進來的的煤煙和其他化學物質。

在印度,人們並不像中國人那樣戴著口罩上街,而麥鐸則視為異類。他說他甚至被人們冠上「尼赫魯廣場的瘋狂帽客」的稱號,尼赫魯廣場是一處3C地帶,他的據點就在那一區,他甚至還將鄰近的貧民窟改造成擁有兩千棵樹的綠洲。

他用雨水蒐集器來澆花種樹,這樣它們就能長得更快並吸收更多污染物質。他不斷催促印度新政府蓄積雨水、把屋頂和巴士都塗成白色。他也推動去建設世界上最大配有溫室的節能辦公園區。

麥鐸的父親是前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的同窗,他本身則取得麻省理工學院化學工程學位。他在2009年的TED演說吸引了兩百多萬次瀏覽。

「永續是門好生意,而節能並不難。」麥鐸說,他的辦公大樓已經有二十五年歷史,2010年獲得美國綠建築委員會(the U.S. Green Building Council)的最高改造評價,同時也是印度首宗獲得此殊榮的建築。他的辦公大樓每平方公尺消耗的能源只有印度一般辦公大樓的五分之一。靠植物就節約了至少10%的能源,減少了維持室內空氣品質所需的電力。

他的園藝同時也是對古老傳統的認同。「為何釋迦牟尼會在菩提樹下打坐?」他問道,並補充說菩提樹葉連在晚上都能製造氧氣,讓樹下的人們進入淺層睡眠。

迫在眉睫

如同麥鐸所言,他除了嘗試新方法以外別無選擇。「1992年時,醫生勸我離開印度。」他說,這個城市的空氣汙染使得他的肺活量減少。但他決定留下來,找尋解決之道。

「每年十月到隔年三月之間,德里的空氣都很糟。」麥鐸說這座城市的空氣汙染指數經常處在「非常不健康」或甚至是「對健康有害」的層級。美國大使館根據他們戶外空氣品質觀測所得到的數據,警告不宜讓孩童在戶外逗留。

霧霾壟罩了新德里著名的地標──印度門(India Gate)。PHOTOGRAPH BY ALTAF QADRI, AP
霧霾壟罩了新德里著名的地標──印度門(India Gate)。PHOTOGRAPH BY ALTAF QADRI, AP

世界衛生組織於2014年五月發布的報告指出,新德里的懸浮微粒指標達到PM2.5,比起北京還嚴重近三倍。該市空氣骯髒程度世界之最,而排名第二到四空汙最嚴重的城市也都在印度。

而印度的室內空氣品質甚至更遭,燒柴的爐及電器所釋放的化學物質加劇了污染。世衛估計這是印度的第二大死因,僅次於高血壓,每年有一百三十萬人因此喪命。

麥鐸女婿,帕哈普爾商務中心的「輕鬆呼吸(Breathe Easy)」計畫負責人巴倫.阿格瓦(Barun Aggarwal)說,印度媒體直到近期才開始關注這項議題,但大部分民眾仍抱持拒絕接受現實的態度。

「我們是印度人,我們人人都有鐵肺。」阿格瓦說這是印度民眾普遍的態度,不少人認可尼采的名言:殺不死我的,將使我更強大。

麥鐸研讀過美國太空總署和其他單位的研究報告後,計畫著重在三種可以淨化空氣、又可以製造豐富氧氣的常見室內植物──檳榔樹、虎尾蘭和黃金葛。

外面的空氣進入到室內前,必須先經過一座一千四百多坪的的設施,用水沖淡其中像是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等化學物質。接著這些空氣會流過他的溫室來消除甲醛、苯和一氧化碳,並經過一個可以隔絕細菌的過濾層。在室內是絕對不允許抽菸的。

自從2013年一月開始,麥鐸的公司在新德里為七百多戶居民提供了植物性空氣過濾系統,美國和德國大使館學校也採用了這套系統來改善室內空氣品質。

但植物真能淨化空氣嗎?

「這個現象正在持續發酵。」曾為美國太空總署研究員的沃伏爾頓(Bill C. Wolverton)說。他一直在日本工作,境內醫院設有數十座「生態花園」。中國和南韓對這項作法也逐漸萌生興趣。

帕哈普爾商務中心的溫室主要栽種三種植物:檳榔樹、虎尾蘭和黃金葛。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帕哈普爾商務中心的溫室主要栽種三種植物:檳榔樹、虎尾蘭和黃金葛。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美國太空總署在1980年代發布了幾項關於室內植物淨化空氣的研究,並在類似太空站的密閉空間進行實驗;之後更在密閉的「生技屋」(BioHome)來測試植物對空氣清淨以及回收廢料的效果。

之後的研究也認為植物確實有助於淨化室內空氣。2009年,賓州大學的研究團隊在溫室實驗中發現,植物可以減少室內的臭氧含量,影印機和雷射印表機都會釋放出臭氧。

但並非每個人都信服此一觀點。「我當然不指望植物能淨化室內空氣,畢竟這需要夠多的盆栽才能產生效果。」美國環境保護局室內空氣部門(Indoor Air Division)的前資深科學顧問約翰.吉爾曼(John Girman)說。他表示,一幢占地四十二坪的屋子便需要六百八十株盆栽才能產生美國太空總署實驗中所得到的效果,這種「室內叢林」會為你家帶來溼度問題。

吉爾曼也共同撰寫了一份報告,批評美國太空總署的實驗只在密閉空間中進行,因此這些實驗結果無法適用現今建築物的通風設施。他認為增加通風遠比用植物來淨化空氣還要有效率得多。

但外面空氣這麼髒怎麼辦?「我還沒想到什麼好方法來解決印度這項問題。」吉爾曼說。

根據奇塔蘭詹國家癌症機構(Chittaranjan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和中央汙染控制委員會(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於2008年的一份報告,經證明麥鐸的建築物確實改善了健康問題。這份報告對九十四名在麥鐸大樓工作的非吸菸者員工和德里其他地方非吸菸者員工做了比較,結果前者更少出現眼部刺激、頭痛、情緒緊張及呼吸問題。

然而另一份2010年的報告則提出了質疑。報告中顯示,麥鐸大樓的空氣品質和美國的類似。「對於新德里污染如此嚴重的環境來說,這的確是一項成就。」該報告的共同作者之一、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工程學教授約書亞.艾普特(Joshua Apte)說。這份報告提到了「洗滌器和過濾設備」,但也表示並沒有「強力證據」來證明這項成功是因為綠化所達成的。

「我們有一座空氣淨化場。」麥鐸如此形容他結合洗滌、過濾和綠化的創新方法。他說,生病的員工愈來愈少,而且也更加有效率,這裡的空氣簡直就和瑞士達沃斯(Davos)一樣乾淨。

 

撰文:Wendy Koch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