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數不清的非法野生動物交易案,許多民間組織正設法和宗教領袖合作,來對抗盜獵和販售。

菲律賓馬洛洛思(Malolos),一座由象牙製成的神像正準備進行遶境活動。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GETTY IMAGES/NATIONAL GEOGRAPHIC
菲律賓馬洛洛思(Malolos),一座由象牙製成的神像正準備進行遶境活動。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GETTY IMAGES/NATIONAL GEOGRAPHIC

 

走私野生動物是一項每年上看數億美元的大生意,並且非常難抓。在資金缺乏、政治腐敗且法律混沌的情況下,反對非法野生交易的鬥士便得絞盡腦汁來打擊犯罪。例如適度鋸掉犀牛的角使牠們不易被覬覦、或在烏龜殼上刻上記號以便追蹤,甚至還訓練犬隻高空跳傘,以期更快捉到盜獵者。

他們還藏有另一項秘密武器:宗教感召。近幾年非法獵捕的行為急遽增加,民間團體們便轉而向宗教組織及其領袖們求助,以打擊盜捕罪犯。他們希望能夠藉由這些精神領袖來教育信徒,關於獵捕及購買非法野生動物及其製品會造成的後果。

這項策略非常合情合理。世界各地的宗教經典大多非常強調生命的價值以及和大自然和諧相處。佛教主張萬物相連、天主教派則講求培育及保護野生動物、伊斯蘭教則認為人類有責任為真神保護大自然。

宗教領袖們擁有著非常強大的號召力,世界上超過80%的人皆有宗教信仰,而宗教組織在擁有地球上7%的土地,並且是世界上第三大類型的投資者。

信仰同事也能藉由給予心理上的壓力使得信眾們改變他們的行為。「人們可以躲避政府的規範,但是他們躲不過神的旨意。」印尼宗教最高組織伊斯蘭教士理事會(Council of Ulama)的總長哈由.普拉波沃(Hayu Prabowo)如此說。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神聖地球」計畫(Sacred Earth)創辦人德奇拉.鐘雅帕(Dekila Chungyalpa)說,宗教領袖們對社會有著其他角色無法提供的影響力。「許多我們接觸到的人們並不吃法律和科學組織的那套,」她說。「宗教領袖對信徒可以有更切身的影響。」

這項於2009年啟動的計畫,對藏傳佛教的僧侶和尼姑在喜馬拉雅山進行了環保訓練,並讓他們成為招募信眾來保護大自然的有力號召者之一。

另一個行動則由英國宗教與保育聯盟發起,他們在2012年協助促成了五十名來自非洲的宗教領袖簽下一份終結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保證書,這是前所未有的。該組織也在2014年讓印尼伊斯蘭教士理事會落實伊斯蘭律法來反對野生走私,來表達對該國生態環境惡化的擔憂。

在某些地方,宗教在利用信仰行動來防治非法野生動物貿易起到了直接的作用。舉例來說,菲律賓天主教會總主教索奎茲.維勒加斯(Socrates Villegas)號召菲律賓的牧師們拒收象牙製的贈禮。而南非傳統祖魯教會的拿撒勒浸信會(Nazareth Baptist Church)的信徒,則在受到動保人士控訴後,開始使用人造豹皮替代品來取代真皮來進行祭典。

信眾在宗教慶典時穿著代表榮耀和忠誠的豹皮。基於豹數量的減少,許多人已經轉為使用人造豹皮來替代。PHOTOGRAOH BY ALEXANDER JOE, AFP/GETTY IMAGES)
信眾在宗教慶典時穿著代表榮耀和忠誠的豹皮。基於豹數量的減少,許多人已經轉為使用人造豹皮來替代。PHOTOGRAOH BY ALEXANDER JOE, AFP/GETTY IMAGES)

鐘雅帕說要讓宗教領袖們對環境問題產生關切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我從來沒有遇過任何一個宗教領袖拒絕關懷地球的。」她說。「比較棘手的問題是,環境問題不一定會成為他們的優先考量。」當她和團隊成員第一次接觸到非洲長老時,他們認為對抗氣候變遷比保護野生動物還要來得更重要。

後果評估

但這些傳道和承諾是否對防治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產生作用仍然無法得知,世界自然基金會旗下國際野生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北美區總長克勞佛.艾倫(Crawford Allan)說,這是因為要將宗教帶來的影響量化統計會是一項浩大且昂貴的事情。「在了解和統計行為改變這方面,我們很難找到一個方法來證明這麼做是成功的,」他說。

英國宗教與保育聯盟的尚塔爾.艾爾金(Chantal Elkin)也認為評量行為改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在看到宗教團體關注環保議題後,對野生動物和的態度也產生改變,她認為這是好的一步。艾爾金舉了一個TRAFFIC於柬埔寨西北方一些村莊實際行動的例子:村民們自願幫助佛教僧侶們教育有嫌疑的盜獵者,關於非法伐木對環境造成的衝擊。

「人們對大自然及野生動植物的態度和價值觀,會對打擊野生貿易起到作用。」她說。「宗教領袖們有著世俗凡人沒有的力量,那就是了解如何驅使人們。」

 

撰文:Jani Actman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