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臺灣是初夏的尾聲,仲夏已迫不及待搶著上場,幸好梅雨隔著一兩天就會拉初夏一把,將仲夏阻擋一會兒,這是季節的拔河比賽。我在此時來到四川的王朗保護區,為綠色營自然教育培訓師資。
我們整整搭了一整天的車子,到達時天已昏暗,還下著山雨,冷意十足,大家趕忙著加上厚衣。我們對四周被雲雨霧氣壟罩的營地環境完全沒有概念,這似乎是大自然有意的安排,只為了要用一個讓我們驚豔的晨景,來歡迎敬仰大自然荒野的夥伴們。

第二天清晨,當我推開房門,開門見山立刻讓我全身一震,而展現眼前的壯麗多變的高山風景,一下子把我猶存的睡意與倦意全都驅走!我們的營地是在四周高山環繞的山谷台地上,山上盡是大樹蔚成的林海,而湧動飄升的山嵐雲霧在林間在山坡或快或慢的變換,我的相機是貪婪的怪獸,努力著要把不斷變動的美景,收入小小而胃口卻奇大的小卡中。

山嵐快速變換又消失,而新生成的山嵐又快速悄悄移入,朝陽在雲霧中像舞台上不斷開開關關的投射燈,照射在大地的某處,造成奇幻的效果。突然間,前山山頂上的雲霧局部散開,驀然露出後面更高的山峰,竟然白雪皚皚,那是昨晚剛下的春雪,應該是王朗最後一場春雪吧!大自然忍著,直到我們的來到,我帶著虔敬與感激按下快門,我常常感受到大自然為我做的安排,大貓熊、羚牛、金剛眼鏡蛇、長鬃山羊、天行長臂猿的大合唱…….

春天在4月中離開了南方,但我4月底在秦嶺的高地追上了她的腳步,享受到今年的第二春。現在我在王朗海拔2600-3500公尺的高山上,又趕上了北返的春天,享受了今年的第三春,人生的至福也莫過如此啊!

王朗營地的後面有一片約十公頃的草坡,以前曾用來養羊,所以這營地就被稱為牧羊場。草坡間也有幾座小片的樹林,這些大樹正好提供那些到開闊草坡覓食的野生動物,特別是鳥類,有一個快速掩蔽的場所。
第一個清晨,愛拍動物的野馬老師就在草坡上發現藍馬雞的蹤影,從此,藍馬雞群就成為營員與老師們課餘拍照的模特兒。我也常用藍馬雞做為考驗自己隱藏與追蹤的能力,也是考驗耐心的機會。

藍馬雞下頜往後腦勺延伸的白色羽毛,好像造型極為特殊的鬍子,把鮮紅的臉頰圍趁得更突出與美麗。據說牠那蓬鬆的尾羽長得好像馬的尾毛,因此被稱為馬雞。可我左看右瞧,還是很難與馬尾聯想在一起。
我常利用樹幹掩蔽身影,藉小渠的水聲掩蓋腳步聲,但被藍馬雞發現的機率超過九成,牠們不只耳聰目明,警覺性特高,而且與灰頭鶇以及紅嘴藍鵲,設有聯防機制。灰頭鶇總是尖叫著起飛,告訴所有的動物有動機可疑的人接近。藍鵲也不遑多讓,甚至常與藍馬雞混在一起。這種不同動物間彼此守望相助的例子,在大自然還不少!

這時節也是各種山雀繁殖時期,在草坡邊緣的樹上或灌木上,隨時可見忙著覓食的綠背山雀、黃腹山雀等小型山鳥忙著捕食飛起的小蟲,或著為爭到捕蟲的有利位子而爭吵或追逐。
由於天天都陰冷,甚至飄著小雨,昆蟲稀少,只有一個早上,我們在路燈下,發現一隻很特別的黃珠天蠶蛾,牠身上的花紋與顏色,看來非常詭異,這是蛾類與蝶類在體色上最大的差別。蝴蝶的美是燦爛的,蛾類的美則常帶有一種詭異,甚至恐怖的美。

另外有一天我在大門外的樹下,發現一隻很小的金色絨毛金龜,牠的鞘翅閃著耀眼奪目的金光,連我的老花眼也不會錯過。

 

王朗是中國最早成立的保護區,那是1965年,所以它保留了最多的原始林。

我第一次走進王朗的原始林就讓我驚豔不已,那是以闊葉林為主的詭異森林,林中充斥著長而密的松蘿,我彷彿進入另一個世界,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奇異世界。我站定,並靜靜的等待,感覺有什麼事會發生,我聽見自己輕而長的呼吸聲。

也許我是在等待一個精靈來引路,或是一隻鎮守森林的奇獸……突然我想起11年前,我隨野生動物攝影大師奚志農到雲南拍滇金絲猴時,我在那雲深不知處的深山老林中,從大樹幹間初次瞧見滇金絲猴的感覺。那時牠正高聲啼鳴,好像在大聲叫著我的名字,而我直覺這是鎮守原始森林的精靈!為了代表我內心的敬畏,以及對奚志農大師的敬意,我一直不曾發表我拍的滇金絲猴。

10年過去了,現在我在這佈滿松蘿的密林中,想起滇金絲猴,也有期待奇獸現身的渴望。但最終只聽見水珠低落的聲響,也是我可以發表第一張滇金絲猴照片的適當時機,也藉此對奚志農大師致上深深的謝意。
當我繼續深入林中,有一根橫向生長的老樹幹,像拱門一樣出現在我眼前,無數密密如簾下垂的松蘿,擋住了我的去路。我沒有伸手撥開松蘿穿簾而入,我覺得自己尚未準備好,不該打破這千百年的寂靜與肅穆。

離開松蘿林,我到了海拔超過3000公尺的針葉樹老林,這裡的許多樹幹,還有林下的地面,都為厚厚的苔蘚所覆蓋,呈現深邃奇幻的景像。許多枯木的枝幹,全為濃密的苔蘚所包覆,有一種鬼影幢幢的氛圍,很難不讓人想起魑魅魍魎,但它也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誘惑著人繼續深入。

我朝林中緩步行去,其實我是被一叢燦爛的小花所吸引。它實在太出色了,在昏暗沉綠的幽林深處,綻放著亮麗的桃紅色花朵,不只讓人驚艷,還有一種被雷擊的感覺,這是掌裂葉報春花。這是奇特的植物,能在幾不見天日的老林中,在滿是厚厚苔蘚中,擠出一絲縫隙,將小小的花蕾綻放出無可挑剔的完美花朵,並且在這巨大深廣的林中,成為一時的巨星!

撰文、攝影:徐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