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容易從植物的花葉上看到春天,但只要你有一點點自然觀察的能力,也夠專注觀察,你也可以從動物的羽色與行為看到春天。

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這裡最有名的鳥——朱寰或稱朱鷺,去夏我拍的朱寰是全身雪白,但現在我發現牠們很多前半身是鉛灰色,這正是牠們繁殖羽的色澤。現在只有亞成鳥還是雪白的。我在一棵滿含花苞的大泡桐樹上,發現孵卵的朱寰,不久就看到牠的另一半回來換班。

春陽正照的中午,已經有些初夏的熱意,我看見一群紅嘴藍鵲在溪邊的淺水池裡洗澡,當我走近牠們時,只剩兩隻還在歡樂出浴。幸好拍攝美鳥出浴,並不違法……。那天近黃昏時,我又在那附近,看見幾隻紅嘴藍鵲在溪旁的林中覓食,我瞄到有一隻在松樹的頂端揮翅啄食,接著我拍到牠銜著一條大毛蟲俯衝而下。牠沒有一口吃掉,這表示牠巢裡已有嗷嗷待哺的雛鳥。

歸路上,我看見大山雀嘴裡叼著築巢的建材,旁邊一群白喉噪鹛彼此情歌對唱,春天的鳥鳴聽來特別悅耳。豈止鳥鳴動聽,長吻松鼠呼喚情人的叫聲,也是熱烈感人。

走在山徑上,最讓我驚豔的是林中一晃而逝的紅腹錦雞,牠在深暗的林中閒晃,我只能透過縫隙看見金芒紅光一閃而過,留給我驚豔與感動,也讓我有些呆若木雞。

此時的橙翅襟粉蝶正在春天的林緣,演出他們的連續劇,劇名叫做:抵死不從。我觀察到一隻公蝶緊追雌蝶,幾番死纏爛打的把母蝶逼停在蕨葉上,然後要霸王硬上弓的降落在牠背上交尾,但母蝶始終把腹部垂直高舉,拒絕公蝶的降落,這是牠抵死不從的反抗,直到公蝶無計可施而悻悻然離去,連續劇才告落幕!其實,這隻母蝶已經跟另外的公蝶交過尾了,這是牠不再交尾的原因。

春天的愛戀也在水面上進行,成雙成對的水黽婚禮,在豔陽下悄悄進行,剛剛離開集團結婚的大蚊,紛紛在溪水上產卵。

秦嶺山腳的春天,新葉如煙花似火,處處香氣四溢,情歌盈耳,婚禮熱熱鬧鬧,把炙熱的氣氛直擁向初夏!

撰文、攝影:徐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