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去了一趟婆羅洲熱帶雨林,首站到Dapin保護區,我十年前來過。這是一個滿特別的地方,是界於大片油棕園與原始森林間的保護區,森林裡仍然有大型動物棲息,例如侏儒象、蜜熊、紅毛猩猩;以前尚有蘇門答臘犀牛(好幾年不見了,推測已絕種)。前幾年,有位天真的澳洲女子遇見象群,竟然玩起自拍,最後被大象踩死。

13603825_1030736850336709_7566566258256134891_o

這裡也是一處不錯的觀鳥點,尤其是猛禽類,像蛇鵰、林鵰、鷹鵰,以及馬來魚鴞,褐林鴞等。當然更不缺少好幾種犀鳥。

13575944_1030736877003373_3927842746108128907_o

對於我而言,每一種生物都同樣重要,就是小草小花,只要在視覺及物種上足已表現熱帶雨林的珍貴,都受到我的青睞。

13576696_1030736910336703_2338568483352726043_o

這次遇見的大眼樹蛇,餐廳頂上的飛蛇,都讓夥伴們驚豔。而我最驚訝的是拍到一種從未見過的豆娘,配色極美,還帶有螢光的色澤。

13576910_1030736907003370_4802194022847791634_o

熱帶雨林就是如此豐富,1974年我首次進入尼加拉瓜的熱帶雨林,從此愛上熱帶雨林。1982年我來到沙巴的熱帶雨林,就此與亞洲的熱帶雨林結了不解之緣。多年來,深入雨林不下百次,但每次總有新的發現與驚豔,待我慢慢來分享這次的旅行。

2004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一期封面,是一條很令人震撼的金剛眼鏡蛇,雜誌上的攝影家說是在沙巴的丹濃谷拍的。蛇是非常難拍的動物,行蹤隱密,總在亂石草叢中活動,且以夜晚活動為主,其中不少含有劇毒,甚至帶有攻擊性。蛇是我拍攝野生動物中,最具挑戰性的對象。

我的朋友,鍾文欽先生也看到了這期雜誌的封面,打了電話告訴我,十天,後我們就踏進了丹濃谷。之後,我幾乎每年都跑一趟丹濃谷,可是金剛眼鏡蛇始終沒有現身。

這次我帶孩子們去丹濃谷,讓我大失所望,因為去年11月到今年3月,足足有四個月,丹濃谷滴雨不下,很多植物乾死了,昆蟲不見了,許多哺乳動物,鳥類遷徙走了….。這是全球氣候變遷的可怕現象之一,原本熱帶雨林,即使在旱季,每天都會下一場雷陣雨,者就是熱帶雨林的基本氣候。四個月部下噢,是多麼嚴重的災難啊 !

這次,我在離開丹濃谷的山路上,發現一條長蛇要過馬路,竟是金剛眼鏡蛇,我請司機停車,他反應慢了幾秒鐘,再加上前車的司機反應太快,竟直接倒車。等我跳下車,金剛眼鏡蛇已被嚇得回身草叢,我只看到後半截身子。這條眼鏡蛇至少有兩公尺長…..

這次與金剛眼鏡蛇的照面,卻讓我直覺與牠相見的日子近了…

後來我們改搭遊覽車轉往山打根,天氣滿熱,有夥伴發現路邊有賣椰子與西瓜的攤子,就停了下來解暑。我不想喝,又覺得無事,就順步走到攤子後的油棕園裡看看,也順便尿尿。

13613330_1033126133431114_3162811092826855648_o

我走了十幾公尺,選定了草叢,才站定,突然一條黑色的蛇從草叢中升起,對著我鼓起了頸部,不正是我踏破鐵鞋無覓處的金剛眼鏡蛇?我拍了草叢中的牠,瞥見左側有塊空地,那裏草枯又有陽光,心想如果牠移到那兒會更好,才想著,牠已朝那邊移動….。

不知經過多久,我從油棕園走出來,好像做了一場白日夢。上了車,檢查自己拍到的照片,才敢告訴小伙伴們。

這次靠小伙伴們銳利的眼光,幫我找到雨林林床活動的金腹滑蛇、飛蛇(天堂金花蛇)和大眼樹蛇。(依序如下圖)

13641307_1033126143431113_4414274801105909093_o 13662186_1033126130097781_163474455911772350_o

13662059_1033126166764444_5718978665287259607_o

拍到金剛眼鏡蛇後,我知道,我的熱帶雨林一書也近收工時分了。這一年來,好多種我多年尋覓不著的動物紛紛現身,我知道是要寫書的時候了…….。

讓孩子感受自然

多年來,帶孩子們到熱帶雨林做生態旅行,我發現超過九成,到過熱帶雨林的孩子,之後都熱愛大自然。我通常不會直接講授所謂的自然知識,我透過我的經歷,講生態以及探險故事,也讓孩子自己觀察與親身體驗。一趟旅行下來,給了好多孩子願景,有的要下功夫學攝影,有的要畫畫,有的要寫童詩,還有要當探險家…。

13640825_1031941236882937_5901959776583445611_o

當孩子們在巨木下,他感受到自然物種的巨大神奇,當他們走過森林底下,他們說自己是來自小人國..。越溪時,牠們覺得自己是探險家。打起水戰,成了俠客,戰士。潛入溪底,是研究水底生物的科學家。看見飛蜥滑翔,他說自己將來是兩棲爬蟲的專家…。

孩子應該這樣長大,不應該被迫在安親班,才藝班,課補班,在這些壓力下長大的孩子,是那些自己匱乏長大的父母親錯誤之觀念下的受害者…

孩子們總是承繼著很多父母的觀點,見到蟑螂會尖叫的母親,她的女兒也會如此的比例極高,怕鬼的父母,孩子也會怕鬼。以前我們的父母喜歡用恐嚇,處罰來禁止孩子們的好奇與頑皮,只是怕孩子給他們找麻煩。現在有許多父母親明白,好奇與頑皮是孩子們成長很重要的過程。

13613471_1031941336882927_4349190033848205220_o

這次我帶親子團去達賓保護區做生態旅行。一天,我們穿越一片雨林去看森林中的泥火山,這裡常有侏儒象來舔食含有鹽分的泥漿。孩子們雙足紛紛被黏膩細緻的泥濘吸住,最後索性脫下被吸沉的雨鞋,登山鞋,在泥濘中玩耍,甚至泡泥漿澡…沒有一個父母阻止小孩,任他們嬉戲,這是新一代的父母,這些孩子們未來都能有機會發展他們的才華與興趣。我有一位朋友,是在大家庭中長大的孤兒,他說因為沒有父母,被限制的行為與想法比堂兄弟姊妹少,後來他成為很有創意的名作家與教授…。

童年教育如此重要,這也是為甚麼我創辦荒野保護協會是用兒童自然生態教育為主軸。

 

更多徐仁修探險分享:

>>【台灣探險家專欄 ─ 徐仁修】高黎貢山之片馬鎮

>>【台灣探險家專欄 ─ 徐仁修】桃花源記現代版:獨龍族

>>【台灣探險家專欄 ─ 徐仁修】怒江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