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里斯多德認為,一個真正道德人的意志根本不受誘惑,也根本不會想做不道德的行為。康德則主張,一個行為只有在違背人的意願時,才談得上是真正道德的――否則此人就只是在執行慾念。你更認同哪一種呢?

你上次受到誘惑去做一件有些不道德的事、哪怕是短暫的誘惑,是什麼時候?你最近一次說謊、背叛朋友的信任、插隊、或者索取略大於付出,是什麼時候?我敢打賭,就是今天。也許就是過去這一個小時。更大的誘惑也時時會困擾我們,尤其是和性或金錢有關的那些。但令人吃驚的是,我們也常常能戰勝這些誘惑,並做出道德的行為。那麼,我們在面對誘惑時的內心掙扎,又會如何影響別人對於我們行為的評價呢?到底什麼樣的人才是更好的:一個受到誘惑但謹守道德的人,還是一個根本不會受到誘惑的人?

關於這個問題有兩派道德哲學,整體來說,它們對於何種行為更加道德,做出了完全相反的評價。其中一派由斯里士多德創立,他認為一個真正道德人會全心全意地嚮往善舉,他的意志根本不受誘惑,也根本不會想到去做不道德的行為。另一派源自康德,他主張一個行為只有在違背人的意願時,才談得上是真正道德的——否則此人就只是在執行慾念,即使結果是積極的,其行為也談不上有多麼道德。

哲學家爭議的焦點,是應該將哪種行為看得比較道德。然而這兩種觀點,哪一種才能體現普通人是怎樣做道德推理的呢?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並揭示普通人在一生中是如何思考戰勝誘惑的,我的研究團隊招募了250多名年齡三到八歲的兒童,以及將近400名成人。我們讓每位被試者思考幾個兒童會感到親切的場景,其中的兩個角色都做出了不道德的行為。比如在一個場景中,有兩名兒童都打碎了母親的一件物品,兩人最後都向母親坦白了自己的行為。他們倆都想說實話,都想做正確的事。其中一個動了說謊的念頭,想以此避免處罰,但最後還是盡力說了真話。另外那個本來就覺得說真話容易,也從未想過說謊,因為她並不害怕受罰。我們問被試者,這兩個角色誰更值得表揚?

被試者的回答體現了年齡上的差異:三到八歲的兒童認為,那些做好事且沒有不道德慾望的角色,要比那些克服了慾望做好事的角色更加高尚;而成人的直覺卻恰恰相反。這種差異體現在了許多違反道德的誘惑上,包括說謊、拒絕幫助兄弟姐妹、不信守承諾等等。當我們詢問被試者哪一個角色的行為應受嘉獎、哪一個角色「比較善良」、或者哪一個角色更有可能在將來做出道德行為時,被試者的回答都體現了這種差異。

成年人居然會青睞內心衝突的角色,這個結果有點出人意料,因為之前的許多研究都指出,成年人認為不良的意圖和慾望是應該受到道德譴責的。然而我們卻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對於那些懷有一些負面慾望的人,成年人認為他們要比那些只有正面慾望的人更高尚。這也許是因為成人和康德一樣,都認為一個真正道德的行為中必然要包含一些不道德的慾望,而一個恰好產生了正面結果的快樂行為是稱不上道德的。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只有具備對惡的嚮往,才能做出善的選擇。

當然,對於另一些不道德的誘惑,成人的評判也和兒童一樣嚴厲。比如有人想要猥褻一名兒童、後來卻克制了自己,這樣的人和根本沒想過猥褻兒童的人相比,成人是不太會覺得他更加道德的。究竟克服了哪種誘惑會獲得道德的讚許、哪種又會招來譴責,這是我們將在後續研究中詳細考察的問題。

同時,我們到現在為止的研究也發現了一個規律:兒童起初總是具有亞里斯多德式的道德心理,認為一心向善的人比懷有道德掙扎的人更加道德。但是到了八歲以後,他們的內心就會逐漸趨向康德式的觀點,開始以行為的難易程度來判斷它的道德價值了。

當年齡增長,變的究竟是什麼呢?

一種可能,是兒童缺乏對內心衝突的第一手經驗。這個解釋乍看不太合理——兒童常做錯事,不是更應該常常體驗到違背道德的誘惑麼?然而,兒童也許不常會同時體會到作惡的慾望和行善的慾望。隨著年齡增長,他們得以親身體驗這種內心掙扎,他們明白了其中的價值,至少對別人的掙扎不會再輕易譴責了。與此同時,他們或許也漸漸明白了意志力的可貴。

說來有趣,小的時候,我們或許都更喜歡具有統一自我的人。但隨著年齡增長,我們開始懂得欣賞更加複雜的內心,欣賞那些既能體會誘惑、又能用意志力戰勝之的人。

所以,下次你再受到違反道德的誘惑、並感到內疚時,請放輕鬆。只要最後做出善舉,你的成年朋友們或許反而會格外讚賞你。不過你的孩子就會對你苛刻多了!

 

編譯來源:Christina Starmans, Is It Better To Beat Temptation Or Never Feel Tempted At All?

撰文:Christina Starmans

翻譯:紅豬

編輯:遊識猷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