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食物當作藥,對兩者都是傷害。

據說希波克拉底曾經說過:「把食物當作你的藥物,藥物當作你的食物。」我不同意這個說法。食物不是藥物。

我已經聽見了反對聲音:「可是Dylan,你不是有第1型糖尿病,還有人類營養學的博士學位嗎?就算別人不知道,你肯定知道食物對健康有重要影響的吧?」

我確實知道,但這依然不能說明食物就是藥物。

希波克拉底的這句格言可能是被人引用錯了,許多既得利益者也將錯就錯。常有無恥之徒用這句話來販賣營養學謬論,比如最近的「解毒」或「淨化」之類的說法。就連一些可敬的人也常常用它來推廣健康飲食的重要性,我看他們最好還是停止,免得和江湖騙子攪在一起。

把食物當作藥,這樣的想法為什麼不對?因為它對食物和藥物來說都是傷害。

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食物的內涵比藥物豐富得多。食物和人類的社會交往、人類的共同體緊密相關。食物是文化、是愛,也是喜悅。把食物說成藥物就會奪走它的這些正面屬性。

和食物之間的健康關係,對人的幸福非常重要,但這並不是因為食物有藥用價值。食物不僅是燃料,也不僅是養分。我們吃下食物,不單單是為了降低得病的風險。

一旦把食物看作藥物,人就會痴迷於攝入大量營養素,會偏激地推崇一些食物,而將另一些妖魔化,進食會變成一個毫無樂趣可言、充滿壓力的過程。

人常常會高估自己吃下的東西所產生的即時影響,認為有某種「超級食物」一吃就對身體有利。同時,人也會低估自己在一生的時間裡吃下的東西產生的長期影響。

有一點可以肯定:我們在今天吃下的食物只會對我們的健康產生很微弱的影響,但如果一生中反覆食用,那影響就會變得很大。然而交互作用、影響健康的因素有很多,飲食只是其中的一個。環境、身體的活動和基因都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

還有一個事實可以證明食物不是藥:那些完全健康的人也是要進食的。

藥物是我們用來維持健康、預防,或治療疾病的物質。因為我的糖尿病,我天天都要為了活命而吃藥。我可以每天都吃最健康的食物,但沒有了藥,我照樣會死。我之所以能活著寫下這篇文章,完全要歸功於一種基本藥物(特別感謝弗雷德里克.班廷和查爾斯.貝斯特,兩位胰島素的發現者)。我們現在活得比任何時代的人都更長久,很大一個原因是公共衛生的進步和現代醫學。

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希波克拉底或許是說過食物就是藥,但是那時大多數得了重病的人還是會死。古希臘人不知道什麼是細菌、什麼是病毒,許多人都相信疾病是眾神的懲罰。

雖然這個觀點已基本遭到淘汰,但「食物就是藥物」的哲學卻將我們引回了「疾病是懲罰」的思維定勢:如果你生病了,那一定是因為你吃錯了東西。得病的人已經很苦,不需要再背上這個額外的心理負擔了。

「食物就是藥」的觀念還有一個害處:有的人會放棄救命的藥物,轉而接受所謂的「替代療法」(比如果汁飲食之類)來治療癌症、艾滋病和其他重病。

每次我讀到有人放棄現代醫學,選擇接受食物療法或膳食補充療法時,我都會怪罪「把食物當作你的藥物」的信條。

偽科學和江湖騙術最愛這個「食物就是藥物」的哲學,因為它能用來銷售營養補充品、飲食書籍和各種療法。這已經足夠說服我們別再錯誤地引用希波克拉底了。

食物是食物,藥是藥,兩樣都是好東西。

 

 

編譯來源:STAT, Hey, Hippocrates: Food Isn’t Medicine. It’s Just Food

撰文:Dylan MacKay

編譯:亞得里亞海上的豬

編輯:odette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