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立達最期望的,還是透過不那麼「好看」的恐龍足跡,為學術界帶來更大的影響。但是正在與邢立達賽跑的,卻是整個國家爭分奪秒的粗放式發展。

天剛濛濛亮,臨沂一個偏遠村子的湖邊,開來了一輛三輪大篷車。這裡離孔子的出生地曲阜很近。三輪車上下來了一群人,他們帶著鑿子、掃帚,還有粉筆,在對一片土地進行快速測量之後,開始鑿開地面上硬邦邦的土層;下面露出的石頭上,分佈著奇怪的凹坑。團隊對每個坑洞都進行了認真的標記,測量,然後拍照。路過的村民都不知道他們要在這片無法開墾的荒地上幹甚麼,然而對於村民們好奇的詢問,團隊並不理會。

臨沂新發現的恐龍足跡點,有上千個足跡,這些足跡至少由7種不同的恐龍留下。圖片來源:Science原文陸勇
臨沂新發現的恐龍足跡點,有上千個足跡,這些足跡至少由7種不同的恐龍留下。圖片來源:Science原文陸勇

挖掘者們不想透露他們古生物學家身份。他們要盡量避免任何類似於「此地可能有值錢的恐龍化石」這樣的消息在人群中傳開。讓團隊保持沉默並領導這次挖掘的人,是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青年古生物學家邢立達,一名充滿朝氣的大男孩。這是這個團隊第一次來到這個地點。足跡點是邢立達的一個朋友發現的,這位當地的藝術家朋友是業餘恐龍愛好者,喜愛恐龍足蹟等所有的化石。35歲的邢立達,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小上至少10歲,喜歡在工作時唱歌、開玩笑。他數著此地恐龍足蹟的數量,意識到這是一個相當大的發現,便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在這塊相當於美式橄欖球場大小的地盤裡,藏有數百個可能上千個保存完好的恐龍足跡,各種尺寸、年齡都有,至少來自七個不同物種。

「真的很棒,比我們預想的還要棒!」邢立達說。他推測,在一億年前,這片土地相當於今日塞倫蓋蒂大草原上的一處水源地,聚集了許多蜥腳類恐龍、食肉的獸腳類恐龍、鳥類,也許還有植食性的鳥腳類恐龍(牠們用兩條腿走路)。邢立達說,這個地方可能可以排進中國十大恐龍足跡地,在全球也算是驚人的發現。對這片遺蹟的徹底研究,可能需要幾個月。在這裡,可能會產生一些重要的線索:恐龍到底生活在今日中國這片古老土地的哪裡,以及它們之間是如何互動的。邢立達對此深深著迷。

他曾收集到了一塊前所未有的琥珀,裡面封存著恐龍羽毛化石——此事被邢立達視為「愛好」,也讓他小有了一些名氣。但他最愛的,還是恐龍足跡。足跡經常被骨骼化石搶了風頭,卻是恐龍生態學和行為信息的重要來源。他的激情,驅使著他跑了100多個足跡點,在中國全部34個省市自治區之中的31個留下了他的足跡。在大多數足跡點,他都是第一個研究者,這些足跡點的信息,不少是通過他業餘化石愛好者的人脈了解到的。他也曾在中東、韓國和美國進行過挖掘。

邢立達的研究速度十分驚人。一些保存最為完好的足跡所在的地層,由於地質運動而從平地變成了垂直的岩壁,他為此還學會了攀岩。他拼命地進行挖掘,自2010年以來已經發了90多篇論文,記錄了不同物種在時間和空間上的分佈情況(這通常能夠填補分佈稀疏的骨骼化石記錄之間的空白),並描述了古老的棲息地環境,以及恐龍的行為和互動。邢立達幾乎將他個人的發現,織成了一張整個東亞地區恐龍棲息地和物種範圍的綜合地圖。

中國近年來有許多重要的化石發現,而邢立達的地圖將有助於為這些發現提供環境背景。「他的工作呼應了美國該領域最近的學術動向,但對於中國的古生物研究來說,是前所未有的。」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不倒翁嶺的和平地區古生物研究中心的化石足跡專家、邢立達的「老師」之一理查德.麥克利(Richard McCrea)說。他補充道:「 他正在為中國化石足蹟的研究建立基礎的綜合框架,而在他之前,只有一些零星的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