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名人變多了?還是比較基礎不同?

George_Michael
喬治.麥可(George Michael, 1963-2016)Photograph by University of Houston Digital Library

2016 年,許多人告別了我們,包括古巴政治人物卡斯楚(Fidel Castro)、泰國國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喬治.麥可(George Michael)、拳王阿里(Muhammad Ali)、天文學家薇拉.魯賓(Vera Rubin)、經濟學家湯瑪斯.謝林(Thomas Schelling)。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BBC)在2016年底以專文討論Have more famous people died in 2016?(在2016年辭世的名人較多嗎?)。然而,《科學》(Science)的網站卻在2017年初根據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的研究發表一篇新聞:Surprise: Fewer celebrities died in 2016 than expected(出乎意料:2016 年過世的名人比預期少)。

為什麼同樣是分析 2016 年辭世的名人數量,BBC與 MIT有看似相反的結論?

首先,不論 2016 年過世的名人是「更多」或「更少」,關鍵都在於「比較」,BBC與MIT的分析都有列出過去幾年辭世的名人來與 2016年比較。

BBC的「名人」標準是,BBC已經預先準備好訃聞的名人(famous people)。在這個標準下,從2012年到2016年過世的名人分別有16、24、29、32、49人。由此看出:2016 年確實較多;此外,這五年來,名人過世人數有增加趨勢。

MIT媒體實驗室定義「名人」的標準則不同,他們的定義是:在維基百科上,有超過20種語言介紹的人。依照這個算法,在2016年2月時,共有29421人符合。MIT團隊採取此項標準,回溯到2000年,計算這16年來的趨勢。

這個標準下,2000年時共有86人去世,至2015年已增加到195人。根據這個趨勢,2016年過世的名人181人,比預估還少一些。

有人有名,有人超級有名

MIT判斷名人的依據「維基百科上有超過 20 種語言介紹」的「20種語言」,完全是人為主觀的決定(當然,BBC的標準也很主觀)。比方說,同樣符合超過20的標準,大衛.鮑伊有高達104種語言介紹,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湯瑪斯.謝林卻只有48種。

這兩位不同領域的人都極為傑出,無從區分高下,但擺明的事實是,大衛.鮑伊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遠遠高過湯瑪斯.謝林;或許我們可以推論,超高知名度如大衛.鮑伊的過世,給大眾印象的影響應該會高於湯瑪斯.謝林。

因此MIT團隊又改採更加嚴格的標準計算,分別以維基百科上有超過35、50、70種語言的介紹作為標準。當採用70種語言為指標時,2016年共有16位超級名人過世,與前三年分別是 9、10、14人相較,就顯得特別多,而這或許也是大眾印象中,2016 年有更多國際名人過世的原因。

名人將持續增加,但終將飽和

2017年之後,辭世的名人會更多嗎? BBC或MIT的推論結果都是肯定的。BBC提出的主要理由有:二戰結束後的嬰兒潮,占今日人口相當大的比例,這群人如今已經邁向晚年;而1960年代後大眾媒體興起,創造更多名人,他們現在也已高齡;另外則是社群媒體的興盛,訊息傳播更容易。

MIT團隊也發現,根據他們的標準,名人總數逐年增加,據此,一段時間後有愈來愈多的名人過世,將是完全合理的結果。不過MIT團隊也預言,名人與過世名人的數目,也許短期內仍會逐年增加,但趨勢卻不會永遠不變。

因為「名人」的本質,來自某人在社會大眾中的知名度,而這與傳播技術息息相關;過去六百年來,從印刷術到社群媒體,傳播技術益發進步,造就了愈來愈多公眾知悉與緬懷的名人;然而,傳播科技的進步,以及人類集體的記憶與注意力,應該有其侷限,這樣的趨勢終有飽和的一天。

甚至,也許今天的人類社會,已經悄悄達到了容納名人的極限。

撰文:寒波(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同名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